【分享】全球颳起奶爸風 

 
2013-09-24 00:17發表 #1樓
來源:BabyHome



文/顧景怡

「孩子,長得好快」是為人父母普遍的心聲,為此,有愈來愈多爸爸願意留在家陪伴孩子長大。而全球也有愈來愈多國家立法鼓勵父親暫離職場,回家讓孩子擁有雙親完整的愛。

世界各地有愈來愈多父親不願錯過孩子稍縱即逝的成長過程,或親自參與親職的機會,而選擇在孩子生命最初的幾年認真「出席」,當個名副其實的奶爸。

就以全球率先提供父親育嬰假的瑞典為例,高達八五%的父親實際運用育嬰假。從都會中心到偏遠的小島,無論在公園、咖啡館、超市,還是茂密的森林裡,四處可見帶著孩子出門的爸爸。也有瑞典女人說,老公肩膀架著來福獵槍,背後背著個娃兒的身影最有魅力。

在美國,奶爸風則是受到二○○八年金融海嘯的推波助瀾。失業的父親,或者收入低於另一半的父親,乾脆在家當起奶爸,照顧全家大小,也省下了貴得離譜的育兒開支。美國政府主計處統計,四分之一學齡前兒童的主要照顧者為父親。

在日本,過去只有一%的男性願意擱下工作當奶爸,但據路透社報導,目前已有三○%的父親想申請育嬰假。爸爸自學網站、教爸爸育兒的免費講座等應有盡有;日本商人的腦筋動得更快,推出許多針對奶爸操作而設計,美觀又實用的嬰兒用品,如酷炫的爸爸袋,或是可以邊慢跑邊推的嬰兒車等等,讓老爸照顧起娃兒除了得心應手,還能保持型男魅力。

《親子天下》二○○九年的調查也顯示,台灣六、七年級的爸爸有七五%想請育嬰假,且超過六○%願意為家庭放棄升遷。

無可取代的父職

美國總統歐巴馬在父親缺席的童年中成長,特別能感同身受沒有父親的空虛,他說那種空洞是沒有任何一個政府能填補的。他在一場父親節公開演講裡鼓勵所有的父親站出來,去了解父親的職責不僅是一個概念,「你之所以成為一個男人,不在於你有能力擁有一個孩子,而在於你有勇氣去撫養一個孩子。」

被《紐約時報》喻為瑞典「父親假之父」的前副首相韋斯特伯格(Bengt Westerberg)在接受專訪時也說,「無論勞工、經理,還是政治人物,都能被取代,真正無可取代的,唯獨父親這一職。」

瑞典是首開父親育嬰假的先驅,而韋斯特伯格正是掀起全球奶爸風潮的重要推手。一九九一年,在他被任命為副首相時,瑞典社會正為了父親該有的育嬰假配額吵得沸沸揚揚。但爭議最多的不在女權,而在父親與孩子的權利。

父親有權過更完整的生活,而不只是繞著工作與金錢打轉;孩子則有權利擁有雙親共同的照顧與疼愛,韋斯特伯格強調。

為了鼓勵女性就業,解決勞力短缺的問題,瑞典率先在一九七四年將「母親」育嬰假改為「父母親」育嬰假。當時立意雖好,但礙於父親普遍收入較高與職涯發展的考量,大部分還是由母親申請。

這種狀況在一九九五年,韋斯特伯格推動父親專屬一個月的育嬰假後,才大幅轉變。申請育嬰假的比例迅速增加為每十位父親就有八位申請。父親假的辦法是:父親若不休育嬰假,就喪失一個月的育嬰津貼,且此補助專為父親而設,無法轉移至母親。到了二○○二年,父母親育嬰假加起來共有十三個月、領八成薪,父親配額已加為兩個月,今年九月瑞典大選後,配額更可望再加碼。

男女平等,從家庭做起

好爸爸、好男人的定義正在改變。極力呼籲父親權利的歐盟事務部長烏爾森(Birgitta Ohlsson)說,男人如今可以同時包辦成功的事業與稱職的父親,她告訴《紐約時報》,這才是健康新潮的男子氣概。她目前身懷六甲,丈夫為法律教授,正打算在她生產後,請假在家照顧小孩。

性別角色的分工與輪替,有助夫妻將心比心。許多奶爸親上家事第一線後都說,他們這才真正體會另一半當初在家的勞碌。甚至有老公為老婆叫屈,因男人做家事常被稱讚,女人做卻被視為理所當然。

立法推動父親育嬰假近四十年來,已讓瑞典擁有已開發國家中最高的女性受雇率與嬰兒出生率。且從一九九五年實施父親專屬的育嬰假後,瑞典的離婚率與分居率開始下滑,相較之下,同時間其他國家的離婚率節節升高。

另一方面,有父親分擔家務照顧小孩,女性可以專心投入職場而無後顧之憂。瑞典勞力市場評估研究中心今年三月發表的研究便指出,父親每多請一個月的育嬰假,母親的薪資平均增加七%。

企業為了留住可造之材,也祭出各種方便員工兼顧家事與育嬰的辦法,如彈性工時、開放兼職、追加育嬰津貼等。以日本為例,家中有三歲以下幼童的員工,可將每日最長工時縮減至六小時。瑞典部分企業更採開放態度,鼓勵員工申請六個月而非三個月的育嬰假,以利招募短期雇員之時,挖掘潛力新秀。

男人回到家,女人去上班,小至個人、大至社會,全都是贏家。

拿鍋鏟、拿奶瓶已不再是女性的專利,男人一樣做得頂呱呱。不過,鼓勵男性暫離職場當奶爸的韋斯特伯格並不認為,這場他稱之為「不流血革命」的社會工程已臻完美。觀諸瑞典社會,女人的改變還是比男人多,男人還是在做他們原本熟悉的事——工作;反倒是女人較容易進攻男人的世界。不過,女人的薪水普遍還是比男人低,也較難爬到資深的職等,且比男人分擔更多育嬰假。他認為,要社會男女平等,就得從家庭男女平等先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