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優先主義的確定 

 
2012-01-06 22:28發表 #1樓
家人優先主義的確定

文/zen(本文發表於2011/2聯合報家庭與婦女版)

結婚給我最大的一個提醒,是「家人優先主義」的確認。

從小我和家人不是太親。父親常不在家,有種疏遠感。母親太過怯懦怕事,又很愛嘮叨發牢騷,總是能避則避,敷衍了事。妹妹與我年紀相差太大,沒甚麼話好說。

因此,國中畢業,我就以這裡的高中不夠好,考不上大學為由(雖然某種程度也是事實),選擇離家百里的高中就讀,且就這麼在外面自己租房子住。而這一住,就開始了我往後十數年求學、就業都在外租屋的日子,變成一年只回三四次家的離鄉遊子,和家人的關係就更形疏遠了。

直到我認識了現在的老婆大人,在交往的過程中,兩人分享彼此的生命故事,我發現老婆大人非常以家人為重,可以說家人是她人生中最看重的。對父母孝順那就不用說了。對已故的外公的懷念,經常掛在嘴上,對當時還健在的外婆,更是細心呵護,總是耐著性子和耳朵不好的外婆說話,想著帶外婆去吃最地道的家鄉菜,最後外婆走的時候,老婆大人簡直哭傻了,久久不能平覆內心的難過。甚至對家裡那兩個比自己年幼(但不怎麼成材)的弟弟,也是十分地照顧。總之,老婆大人常常自己省吃儉用,捨不花錢,省到最高點,但卻對父母和弟弟很大方,出去逛街看到什麼,都會想到家人。

正是老婆大人和家人的親密互動,用情之深,在在地提醒我反思自己和家人的關係,我花了一點時間,找了一些關於家庭治療的書來讀(才發現原來家庭會傷人,很多人都和自己的原生家庭有著千絲萬縷的糾葛,從而造成孩子長大後自發性的選擇疏離原生家庭),也重新思考自己和家人間的定位。

然後有一次回南部老家,看到家中的父母,驚覺他們已經從壯年轉入初老,不再是我年幼時看似高強壯大的模樣,雖不致於老態龍鍾,但也不再身強體壯,我突然間內心百感交集,覺得自己浪費了那麼多年的時間刻意和家人輸遠,美其名追求學業與工作成就,竟是浪費了生命中大把能夠和家人相處的寶貴光陰在那些終將敗壞毀滅的「名利」之上,縱然賺了很多錢買了很高級的名牌,吃了人間美味,完遍全世界,甚至買下人人稱羨的豪宅,如果我的父母家人都不在身邊,不能和我享受這一切的成功,又有甚麼意思?

頭過身就過,心態想通了,人也就通情練達了起來,過去令自己覺得和家人產生隔閡疏離的原因,全都消失了,我放棄了無聊的自我優先主義,改為家人優先主義,一切都以父母家人能否過得幸福開心為前提來規劃我的生活。於是我選擇了未來能夠更彈性便利照顧父母老後生活的soho工作型態,開始去了解父母的喜好興趣,找時間回家,多陪陪他們,聽他們說話,發現父親喜歡吃羊羹,開始留意尋找各地的美味羊羹,寄回家給父親,知道母親擔心家中錢不夠用,逢年過節總是盡可能的紅包包大包一點,買禮物的錢也全都折成現金。然後我發現,我們家的氣氛變快樂了,回家不再是痛苦的事情,一家人坐在客廳裡一起泡茶聊天,非常地幸福,而那是再多的金錢都買不到的美好生命體驗,更別說因著多和父母聊天,知道了很多原來不知道的事情,長了許多見識,那是以前的我所無法想像的。

老實說,我很感謝我家老婆大人,因著他的身教,挽救了一個將來可能因為懊悔而無法原諒自己的不肖子。難怪老一輩的人總是說,「聽某嘴,大富貴」,賢德的婦人,真得更勝珍珠啊(《舊約聖經.箴言書》)。